當前位置:88讀書網 > 都市言情 > 我和冰山總裁老婆 > 第2103章找到目標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:
確定

第2103章找到目標
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    這個后果,唐曉月承擔不起,寧凡也承擔不起。

    “這次就算是跪下來求,也要讓寧凡安全的離開扶桑。”

    雖然不清楚寧凡的背景,以及他有恃無恐的原因,但唐曉月只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。

    大賽的會場,是一個私人會所,由組委會的一員提供。

    經過嚴格的檢查后,唐家的車隊進入了會所范圍。

    在露天停車場,早已云集了無數豪車。

    這次的比賽,關系到一張牌照。

    誰得到了它,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扶桑挖掘金山。

    此時,唐天行正與一群人寒暄。

    看那副談笑風生的場面,不知情的人,還以為他們是多年未見的老朋友。

    殊不知這些人,全都暗地里希望對方全家能早日死光光。

    若非那嚴格的檢查,杜絕了冷熱兵器的入場,只怕這些人,根本就不敢互相靠近對方。

    此時,唐曉月趁機介紹道,“寧先生,他們就是其他七家,分別是來自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介紹。我不想知道他們是誰。”

    唐曉月想說的是,無非是對方勢力有多大,后臺有多深。

    她卻不知道,寧凡根本就不在乎這些。

    無論是誰,膽敢將爪子伸向瑪麗,整個組織從上到下,必然會遭到他血腥報復。

    “暗影小隊的人,應該已經到了。”

    寧凡隱晦的看了鄭天航一眼,暗自冷笑道,“就看這家伙會不會做人?”

    若是鄭天航不知死活的作死,暗影小隊下一站的行程就是港島。

    鄭天航家族上下,所有人的資料,已經被暗影小隊被的滾瓜爛熟。

    在會所服務員的帶領下,寧凡來到一座金碧輝煌猶如皇宮的大廳。

    看著薇薇安流口水的樣子,寧凡尷尬的老臉一紅。

    他非常確定,如果不是自己在這里,薇薇安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將全場人拍死,然后霸占這里。

    沒辦法,整個大廳完全是黃金與玉石打招。

    室內的裝飾物就不必說了,全都是黃金,擺放的花瓶瓷器書畫等全都是貨真價實的古董。

    最令吃驚的是,就連地板都是用金磚鋪蓋。

    明明是特別俗氣的場所,可是在柔和燈光的照耀下,竟然營造出一副唯美的夢幻場景。

    “這么騷包,難道不怕引來殺身之禍。”

    寧凡瞟了薇薇安一眼,若是瑪麗的事,有會所老板參與,那他就成全這頭貪婪的巨龍,保證將這里搬的清潔溜溜。

    比賽開始了,包括寧凡在內的八位選手,全都走向了大廳中間,那里擺放著八張賭桌。

    大廳那塊巨大的液晶屏上,幾組數據正飛快的流動著。

    比賽的項目是梭哈,比賽雙方由電腦隨機挑選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寧凡就匹配到對手,一名來自……

    管他來自哪里,姓什么,叫什么。

    寧凡漫不經心的坐在椅子上,雙眼朝著大廳打量而去。

    如果不出意外,那名抓了瑪麗的修煉者,一定會出現在會場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寧凡就有了所獲,目光停留在一名身材干瘦,頭裹頭巾身穿西裝,打扮不倫不類的中年人身上。

    其實寧凡也不太確定他的年紀,看面貌是有著中年的色澤,可身上散發的氣息,又猶如遲暮的老人。

    中年人異常警覺,寧凡的目光僅僅停留了兩三秒,他便順著瞳光望過來。

    可是寧凡怎么會被他發現,依舊低著頭剪著指甲。

    寧凡不尊重大賽的行為,很快就引起了在場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可大賽規則,并沒有這一條,比賽選手不準剪指甲。

    對此,屏幕下方的裁判席,組委會的那些裁判只能捏著鼻子假裝看不到,繼續宣讀著大賽規則與紀律。

    “姐,他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聽到孫女的問話,唐天行下意識的豎起耳朵,

    他一直沒能親眼見識到寧凡的賭術,又怎么可能真正放心。

    可箭在弦上,卻不得不發。

    大賽已經拖延好幾天了,就算寧凡不出現,最遲明天就會開賽。

    而唐家找來的高手,卻要后天才能到。

    等人來,黃花菜都涼了。

    這可不是什么綜藝娛樂比賽,有著什么扯淡的復活機制,失敗的下場只有一個。

    這也是唐天行,不喜寧凡的原因,認為這個年輕人太狂。

    否則以他的江湖威望,還不至于這么快做出卸磨殺驢的事。

    唐天行已經隱晦的告訴鄭天航,等到唐家高手到來后,就不再插手他與寧凡之間的私人恩怨。

    “小蝶,你相信瑪麗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啊。瑪麗姐姐可是梭哈女王。”

    從預選賽一直到八強賽之間,總共五場賽事。

    其中的三場,瑪麗直接通過梭哈,一舉定乾坤贏得了比賽,因此引起眾人的驚訝,于是多了一個梭哈女王的綽號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行了。你別忘了,瑪麗可是寧先生推薦給我們。”

    在場這么多人,唯有唐曉月對寧凡最信任,相信他一定會以雷霆之勢將對手絞殺。

    聽到這番話,唐天行暗自點頭,對大孫女的眼光,他非常認可。

    若是唐曉月學會取舍,他甚至可以當場退位,讓孫女當家做主。

    唐家兩代人,這么大一家子人,真正能入他法眼的只有唐曉月。

    本以為能看到,寧凡一局定江山的絕殺,可現場狀況,卻有些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這次的比賽,最高時長兩小時,每一位參賽者一億美金的籌碼。

    比賽到現在,已經進行到九十分鐘了。

    此時誕生出一位四強選手,至于另外兩桌,也基本上快分出勝負了。

    等到比賽時間結束,贏得籌碼最多的選手,就可以自動獲勝。

    因為另外兩人已經輸掉大半,只要他們的對手,安逸的防守,勝負基本上沒有懸念。

    可唯有寧凡這一桌,卻依舊不痛不癢。

    兩人的對局,他每一次都丟最低底注。

    既沒輸,也沒贏,氣的他的對手要抓狂,卻又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大賽規則之一,禁止爆粗口。

    “姐,他該不會想著消極比賽吧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唐天行臉上掛著一絲擔憂。

    消極比賽是一種戰術,大賽并不禁止。

    關鍵是,寧凡的籌碼卻低了對方三十萬。

    相比一億這個數量,這幾乎等于沒輸。

    :。: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
极速赛车是骗局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