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88讀書網 > 玄幻魔法 > 帝君之再次崛起 > 第173章 肥胖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:
確定

第173章 肥胖
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    白發老頭冷哼道。,還未及開口,已被幕容天星的**劈掌逼得險象環生,連退七步。

    幕容地星乘勢而上,七指,三時,十九腿,狂風暴雨般溜瀉向白發老頭全身上下的要害之處,影風錯橫中,他冷淡的道:“臭老頭,明年的今天是人的忌日……”

    白發老頭陰沉著臉,不再說話,金狐短qiāng上下翻飛,四面縱橫,在招式的間隙里左掌伸縮,協同拒敵,形態十分吃力。

    幕容劍心平靜的凝視著場中戰況的進行,向身后微微招呼,于是,那并立一處的四名無須老者——幕容世家的四君子,已齊齊躬身受命,同時撩袍拔出四柄一式一樣的兵器——重逾五十余斤的尖錘,銀色燦然。

    這時——風無語一口真氣貫注雙臂,有如驟雨狂落,劍勢急速得無可言諭的連連刺劈扎戮,似漫天波濤,滾滾不絕。

    幕容劍飛長發飛舞,目睜如炬,七彩斑斕的軟劍奮起抗拒,似流水長連,彤云集聚。

    就在一連串的劍刃撞擊聲中,仿佛來自天深地幽,四柄銀色沉重的尖錘,帶著凜烈的呼嘯聲,朝著一個焦點——胡一天的身上匯集砸到。

    “好歹毒。”

    劍飛腳尖旋地,閃晃了僅差一絲的空隙里,飄香劍猛翻而起,同時蕩開四柄尖錘,手腕一縮一翹,又及時截住了如毒蛇般跟隨嚙向他背后的七彩劍。

    就憑這一招,幕容劍心已大大的吃驚,他估計眼前這強悍的對手,可以脫出自己屬于四君子的突擊,但是,他卻想不到對方身手竟是如此凌厲快捷,更能在相等的時間里展開fǎn gōng。

    緩緩移出一步,幕容劍心冷漠的啟口道:“小子,在下抱歉以此種方式報復,但是,舍此之外卻別無他途。”

    胡一天疾雷電閃般猛劈四星君二十六劍,反手九掌拍向幕容劍飛,倏轉三圈,朝幕容劍心微微一笑:“風某并不介意……”

    幕容劍心凡目光落在已是一堆余燼的木屋殘骸上,略一沉吟,道:“小子,或者,在下亦一并將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呱”的一聲暴響,在幕容劍心的語尾之后,四君子之首——天君子幕容攀飛的衣衫已被風無語的劍鋒削落尺許一片。

    一個聳升,又十次反回,劍光漫天遍地,彌彌蕩蕩,胡一天以急快明利的手法同時逼退了眼前五人六步,淡淡的答道:“歡迎”

    幕容劍心子卻微微猶豫了,自己是名門世家,正派之一,怎么會以六人之一殺一個人呢?但他們闖世家再先,所以自己還是要出手。

    當他正準備出手時,遠處傳來一道尖銳聲,一直到天邊。他臉上一喜,但隨后恢復平靜。他冷靜看著場中的決戰。

    風無語在四柄銀色尖錘的同時交織下掠身而過,反手十一劍再與幕容劍飛緊隨的劍勢倏接又分,他的飄香劍一抖一顫,灑出奇異的千萬寒光瑩芒,銳風縱橫中,他向幕容劍心輕松的一笑道:“幕容劍心,閣下試猜,來人是友是敵?”

    “敵”字出口,他又險極的自一片七彩芒下穿過,硬生生地劈開分自四個方向擊來的沉重尖錘。

    幕容劍心深深的吸入一口氣,平淡的道:“在下想,可能不是你的同黨。”

    一陣豪邁的大笑出自胡一天口中,他凌厲的旋身環側,倏出十六劍七腿,長身躍起中,雍容不迫的叫道:“幕容劍心,來人亦是在下的仇人之一。”

    幕容天星與幕容地星夾擊得有些招架無方的白發老頭,這時手中金狐qiāng狂暴的卷袖曲袖拂掃,口中哇哇大叫道:“家主,別再纏斗了,他奶奶豁了出去了,這雞毛子怪笑的王八蛋俺化成灰也忘不掉,他是老頭的老對頭‘關外郎中’陳能達。”而且也是殺害莊主和夫人的兇手之一。

    幕容天星與幕容地星夾擊得有些招架無方的白發老頭,這時手中金狐qiāng狂暴的卷袖曲袖拂掃,口中哇哇大叫道:“家主,別再纏斗了,他奶奶豁了出去了,這雞毛子怪笑的王八蛋俺化成灰也忘不掉,他是老頭的老對頭‘關外郎中’陳能達。”而且也是殺害莊主和夫人的兇手之一。

    口中講著話,幕容地星使了一記險招掠身而進,雙手十指疾扣白發老頭兩肋經脈,幕容天星亦打鐵趁熱,瞬息急出七掌分劈白發老頭后頸背脊。

    萬不得已,白發老頭肥胖的身軀就此讓出,金狐qiāng貼著塵土橫卷而去,大掌緊接探出一團勁風,罩向正斜躍起的幕容天星。

    那邊——那位堂主卻沉如山岳,雙掌翻飛,招招威猛狠辣,恢宏無比,毫不慌亂的與幕容世家的三大高手周旋著,不錯,幕容世家的這三位高手系功力精湛之輩,尤其有飛劍的幕容決心更是膂力雄渾,外家功夫強極一時,但是,大名鼎鼎的幕容三大高手,卻在傾盡力量之下,堪堪與他們的敵人扯成個平手,而且,用不著任何隱瞞,他們三人心中都自有數,這眼前的平手,只怕尚難得維持多久。

    于是,就在雙方人一面激斗,一面猜疑來人之際,樹梢子一陣“嘩啦啦”暴響,一條紅衣人影,已似一朵紅云般自天而降。

    白發老頭來不及揩去滿頭大汗,第一個破口大罵:“陳能達,你他媽真是小人,專門乘人之危,落井下石。”

    幕容地星雙掌橫劈大羅漢頭項,猙惡的大笑道:“臭老頭,你省省力氣吧。”

    白發老頭一面大罵,一面氣喘吁吁的又與兩位護法打做一團,自樹梢飛落的那人,冷冷的站在一棵古松之下,滿身紅衣隨風飄舞,在暗淡的余燼殘光下,可以隱約看出那是一個膚色蒼白,卻毫無表情的六旬老者。

    這穿著紅衣的老者,有一雙精光閃爍,宛如寶石般的尖厲眸子,挺直的鼻梁下,一張嘴唇緊閉著,頭發烏黑,挽了一個高髻,使人第一眼看到他,便會無形中追溯到這老者年輕時的模樣,是的,在他年輕的時候,一定曾經是個俊逸的人物。

    此刻,他仿佛一尊雕像般挺立不動,目光卻棱棱有威的向四周打量著,態度在冷沉中,有著一股無可言喻的狂傲。

    幕容劍心默默的打量著這紅衣老人,心中在迅速的盤算著一件事情,于是,他緩緩的向那老人立足之處行去。

    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
极速赛车是骗局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