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88讀書網 > 玄幻魔法 > 我給魔王當奶爸 > 第四百二十七章 你是在可憐我嗎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:
確定

第四百二十七章 你是在可憐我嗎
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    站在門外想了許久之后,譚小白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隨即便是抬手敲響了幕鳶的房門。

    聽到幕鳶沒有回響,譚小白也是想也沒想,便是推開了房間的大門。

    譚小白端著飯菜,一進來便是看見了一臉無助,坐在床上發呆的幕鳶。

    “都這么晚了,你也不來吃飯。”

    看到譚小白進來了,幕鳶沒有說話,卻是輕輕的把眉頭給皺了起來。

    譚小白看到幕鳶這副樣子,也是輕輕的將飯菜放在了桌子上,輕輕的走到了幕鳶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還在生氣啊?”

    “快點過來吃飯吧。”

    “這些可都是我親手給你做的,你不吃的話,那我多沒面子啊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幕鳶也是偷偷的轉過頭來,看了看桌子上的飯菜,卻是沒有絲毫想要起身的動作。

    “別人吃剩下的東西,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看著一臉傲嬌的幕鳶,譚小白卻是輕輕的皺了皺眉頭。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會這么想?”

    譚小白知道幕鳶只要一生起氣來,就會變得有些無理取鬧,自己在這方面早已經有了經驗。

    所以,他知道幕鳶這只是放不下面子而已。

    聽到譚小白的話,幕鳶卻是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做了這么大桌子的菜,肯定是為了你的琴琴妹妹吧?”

    譚小白聽到這話,卻是一臉認真的看著幕鳶。

    “我都說了,這些和她沒有關系,這些飯菜都是我特意為你做的。”

    幕鳶聽到譚小白這話,非但沒有高興,反而雙目之中出現了嘲諷之意。

    只見幕鳶的輕輕一笑,那笑容卻是失去了往日的感覺,反而讓譚小白心中有些疼痛。

    這種笑容不該出現在幕鳶的臉上,她只適合幸福,快樂的微笑。

    可是,還不能譚小白開口,譚小白便是聽見了幕鳶陰陽怪氣的語調。

    “譚小白,你這是在可憐我嗎?”

    “可憐我因為你拋棄仙宗,可憐我因為你背叛父親而給我的獎賞嗎?”

    “還是說,你終于想通了,知道冤枉我是偷盜落幕刀和蒼穹劍的兇手而賠罪的啊?”

    幕鳶的話,句句戳心,攪得譚小白的內心不知道該如何應對。

    本來譚小白在這方面,就不是幕鳶的對手,如今他也是束手無策。

    所以,譚小白也只好看著幕鳶,輕輕的說道:

    “你放心,萬獸谷上的事情,我一定會還你個清白的,請你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在給我一點時間。”

    緊接著,譚小白也是看著幕鳶,開口說道:

    “還好現在冷姑娘回來了,只不過卻是失去了部分的記憶。”

    聽到譚小白這話,幕鳶心中也是一氣。

    本來以為冷蝎兒的歸來,就能夠證明自己的清白。

    可是誰知道,她會給自己玩這么一出。

    冷蝎兒失去了記憶,那就沒有人能在給幕鳶作證。

    如今白眉虎王不在,冷蝎兒又失憶,這一切的一切,幕鳶都只能百口莫辯,因為沒有人會相信她。

    所以,在譚小白說完這句話之后,幕鳶也是狠狠的說道:

    “偏偏失去的記憶,卻是最重要的記憶。”

    隨后,譚小白便是看見幕鳶雙目一紅,眼中也是堅強的忍著淚水。

    “譚小白,當日你明明沒有證據,證明我就是這件事情的背后黑手,你為什么要一口咬定是我!”

    “即使你知道了我因為你拋棄仙宗,背叛父親!”

    “即使你知道了,我差點被我父親所殺,成為刀下亡魂,你還是不肯相信我,是嗎?”

    看著情緒越來越激動的幕鳶,譚小白卻是一把將幕鳶抱在了懷中,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: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,我一直都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在給我一點時間,我一定會還你一個清白的。”

    感受著譚小白那強健有力的胸膛,耳邊聽著譚小白溫柔的話語,幕鳶的情緒也是漸漸的平緩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譚小白,兇手真的不是我,我沒有騙你,我真的沒有騙你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譚小白也是輕輕的點了點頭,不斷的安慰著幕鳶。

    只見譚小白的眼中閃過了一抹精光,心中也是暗自下定了決心。

    這件事情,不能在等了,要盡快解決了。

    現在在譚小白的心中,他在也管不了什么趙琴琴會不會受委屈這樣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他現在只知道,幕鳶受委屈了。

    以譚小白對幕鳶的了解,若不是承受不了的話,那她也不會露出這般無助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們先不說這件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先乖乖吃飯好不好?我可是做了好久呢,來嘗嘗我的手藝。”

    譚小白輕輕的推開自己懷中的幕鳶,替她擦了擦臉頰上還留有的淚痕,滿眼的溫柔。

    聽到譚小白這話,幕鳶也是輕輕的點了點頭,隨后便是跟著譚小白上了桌子。

    可是這才剛剛坐上桌子,幕鳶卻是輕輕的皺了皺眉頭,仿佛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安由說我們直接的合作,有變是因為什么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譚小白卻是一臉的無難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和幕鳶說這件事情。

    難道要告訴他,自己因為不想傷害她,所以就阻止了這個計劃?

    那這么一說的話,幕鳶肯定又會覺得自己不男人了。

    所以譚小白想了想,便開口說道:

    “這件事情是教中機密,實在抱歉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幕鳶卻是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不是覺得,現在仙宗殘暴無仁,民心所失,對你們來說是個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讓你們有很大的利用價值?”

    “仙宗的冷血無情,讓隱界民不聊生,對你們圣教來說大有助力,我猜的對不對。”

    看著幕鳶一臉不屑的樣子,譚小白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去回答他了。

    這個女人當真是智商無敵,竟然就從自己的一個表情,就能分析出了這些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和許老九所說的一模一樣,這讓譚小白心里有著深深的挫敗感。

    不過,幕鳶能猜中這些事情,卻唯獨說錯了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那就是譚小白根本就不是她說的這樣,只是簡單的不想讓她受到傷害而已。

    看著譚小白一言不發的樣子,幕鳶也是不屑一笑,隨后便是坐了下來,看著門外一言不發。17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
极速赛车是骗局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