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88讀書網 > 都市言情 > 超強妖孽狂少 > 第727章 四面八方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:
確定

第727章 四面八方
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    想想被綁在鋼廠里的女人,魔鬼的形象,天使的面孔,最重要的是堅強的性格。在這兩天里,沒有人想對她做任何事,但女人激烈地反抗著。即使它從嘴巴和鼻子流血,它仍然不屈服。這么強壯的馬是趙宏遠的最愛。

    當這一切完成后,我們必須和這個女人一起來。馬,嘿嘿,你騎得越努力,你就會越美味!

    沒有煙火的手掌,像雪花一樣,輕輕落在他的頭上。

    咔噠一聲,趙宏遠停了下來。他的臉上充滿了恐懼,他的頭好像要裂開了。無盡的寒冷來自四面八方。他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,突然想起多年來父親對自己說過的話:“記住要做一個有理想、有抱負的好人。”因為,好人可以長命百歲,壞人,那是要挨雷擊的。

    身體的運動似乎是一個信號,無數的血液突破皮膚的封鎖,染紅了一半的墻壁。

    趙宏遠摔倒了,他最后的意識說:“爸爸,我真的被雷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蘇和杭從鐵柱子上掉下來,他們的衣服還很干凈,他們看了一眼地上的尸體:“第五。”

    接著,他又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范江源作為“哨兵”被無聊地刻意安排在四個方向。對付一個年輕人,你用了那么多人嗎?張昌什么都擅長,但是太謹慎了。如果我沒有來這里,我可能還躺在這溫柔的鄉村。

    但在這次行動中,張總表示至少每人10萬元。這不是一筆小數目。一個女孩一個人出去一年就夠了。

    范江源抬頭一看,只見遠處有兩個人在走路。這使他有點吃驚。他怎么會有兩個?

    為了慎重考慮,他拿起手機上的對講機,問了一些問題。

    這時,他聽到一聲“鞭子”,他的身體再也動彈不得。這讓范江源大吃一驚。發生了什么事?不管施加什么力,身體都不能再被控制了。一秒鐘后,眼角瞥見了一個男人。

    一個看上去很平靜的年輕人走到他面前,慢慢地舉起右手。

    他想做什么?

    范江源被他的無能和他對彼此目的的無知嚇住了。

    未知是最可怕的事。

    不等我的恐懼占據了我的心,手指伸出去,從他的太陽黑子里抽出一根玉針。

    范江源立刻感到很冷。右邊的神殿似乎在風中。這種寒冷的感覺幾乎使他不寒而栗。在意識消失之前,突然感覺身體可以移動了。他轉過身來,想問那人做了什么。但在聲音發出之前,他的腦海里有一個低沉的聲音。

    意識立即被擾亂,然后陷入無盡的黑暗。

    “第六……”當蘇航看到那個被玉針精打爛了腦袋的死人時,他的表情沒有變化。他抬頭看了看與陳志大接觸的最后一個“哨兵”,毫不猶豫地向煉鋼廠走去。

    有些人必須死,但他們現在不能死。

    煉鋼廠就在附近,蘇州和杭州走得很慢。這里的地形很開闊,即使有偵察兵的幫助,也很容易被發現。他必須小心,不要在黑暗中隱藏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如果猜對了,對方不是平庸的手。無論是選址還是rén yuán ān pái都非常專業。在蘇州和杭州,離這家煉鋼廠不到100米的地方,就有四個人。他們分布在不同的方向,巡邏非常警惕。這些人手里拿著刀,妄自尊大。

    五環只是一個三線城市,但這里卻隱藏著許多大名鼎鼎的人物。敵人的身份在蘇杭閃現了幾種可能性。不管他們是誰,結果都是一樣的。

    慢慢停下來,蘇州和杭州沒有走下去。如果我們再進一步,就會被發現。對方的防御圈非常嚴密,在荒野中很難找到漏洞。蘇航回到陳志大和新等他的地方。現在有兩個計劃。你可以從中選擇。”

    “兩個計劃嗎?我們為什么要選擇?陳志大不解地問。

    “第一個計劃,我出來,你暗中解決敵人。”蘇杭張大嘴巴說:“第二個計劃,你們兩個出去,我暗中打掉敵人。”

    聽起來是一樣的,但實際情況完全不同。看著對方,陳志達和他明白了為什么蘇州和杭州要他們選擇。上鉤是危險的。也許對方并不在乎你是誰,你只要走上來就可以了。看看這些人的惡性勢頭,恐怕不只是一把刀。

    讓蘇州和杭州成為誘餌吧……Axin小心翼翼地看著鋼廠。他相信自己能在一場或多場比賽中獲勝。不驚動敵人不是不可能的。然而,他對煉鋼廠的內部情況一無所知。在這種情況下,他沖出去,可能會遭到伏擊或出其不意。

    他自信但不盲目。他一路看著蘇和杭走過來,知道這個年輕人的手段比他高明得多。

    所以他說:“老板留在這里,我會引起他們的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陳志大和蘇航同時張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看著蘇州和杭州,陳志大問道:“為什么不呢?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很簡單,不想冒險。但對于蘇州和杭州的反對,陳志達認為或許應該提出更多的問題。

    蘇、杭慢吞吞地說:“他們很了解我,也許他們也認識顏雪,也許也認識你。這是你的司機。如果他們看到一個司機出來,老板不知道去哪里,就會產生懷疑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是你接的電話。你怎么知道他們不懷疑我的目的?”陳Zhida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來這兒有充分的理由,比他單獨去要好得多。當然,你也可以選擇第一種方案。蘇和杭州無話可說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后,陳志大轉過身來看著阿信。他發現自己并不十分確定。他點了點頭。“是的,我希望你能做得更快。”

    “我殺人總是很快。”蘇和杭荷飛快地說了一句話,然后彎下身子,消失在草叢中。

    看著他離開的方向,陳志大問道:“你能相信他嗎?”

    “我只能相信他,”他低聲說。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陳Zhida嘆了口氣。他伸出手去,把衣領整了整,因為他正在路上,領子有點歪。然后他說:“我們走吧。”我們該玩了。”

    與陳志大一起,他昂首闊步走向煉鋼廠。就在不遠處,它被發現了,正如蘇和杭所懷疑的那樣。一個拿著刀的人喊道:“誰來了?”

    這是一次調查和警告。靜夜,如此響亮的聲音,直接傳遍四面八方。其他三個方向的人也來這邊。

    董寧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,但他進入社會的時間比同齡人要長得多。從十三歲起,他就一直和張手下鬼混,不是砍人就是被人砍。他目睹了這個人的崛起,但并沒有得到太多的好處。因為他手上流了太多的血,張總要上岸,所以他不能碰這樣一個惡棍。

    因此,所有的戰士現在都在金錢的大惑下搖擺不定。當張昌需要他們的時候,他們趕緊去做些事情。在剩下的時間里,他們與張家沒有任何關系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
极速赛车是骗局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