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88讀書網 > 玄幻魔法 > 九劫道生 > 第九百九十二章 又見魔沅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:
確定

第九百九十二章 又見魔沅
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    當進入這座大殿的那一刻開始,尋靈水晶球就一直沒停止過異動,內部浮現出一個畫面,正是眼前的景象。

    在尋靈水晶球的指引下,江源看穿了神級防御靈陣之下的一切。周圍那八大盤龍柱是青龍之靈的守護之靈,口中所含之物都是太古神器。但與真正的青龍之靈相比,這些太古神器的價值還是稍遜一籌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江源的全部精力都在中間那一根最大的盤龍柱上,那上面盤踞的才是真正的青龍之靈。而正是因為真正的青龍之靈口中并沒有含任何寶物,因此周圍之人直接將其忽略過去。

    此處共有九人,江源這一伙只有四人,其余五人都是太初起源之境究極境的存在。這五人都是大名鼎鼎之輩,若是哪一位得到太古神器,從其中得到一絲契機,恐怕都能直接踏入太易起源之境了。

    就算無法成就神皇,以他們這等修為掌控太古神器,也足以堪比一座一等勢力中的至強者。

    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上,實力就是最大的誘惑力。

    這五人各有來歷,其中最強的一位身著星藍色長袍,劍眉星目,不怒自威。身上散發出一股熟悉的力量,正是星辰之力。

    此人名叫辰墨白,正是之前所擊殺的辰淵的父親,太初起源之境究極境巔峰的神王,在天靈宗之內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。

    距離辰墨白不遠處,有一人身高一丈有余,膀大腰圓,虎背熊腰,渾身肌肉炸裂,肉身力量極為強悍。此人并非人類,而是來自萬妖域的一位神王,本體是大力金剛。修為是太初起源之境究極境巔峰,辰墨白最多以星辰之力的玄妙才能壓他一頭。

    還有一位身著青色道袍,手持用朱砂畫滿銅紅色符咒的木劍,此刻面露緊張之意,十分夸張的在身前擺了一張桌案。桌案長九尺,寬三尺,擺放了香爐,缽盂,紙符,令牌,燭臺,葫蘆,如意,鈴鐺等法器。

    此人來自伏羲宗,名氣也不小,被人稱作青靈道人。同樣是太初起源之境究極境巔峰的強者。此人不通靈陣之術,也深知自己無法破陣,因此在此做好準備,等陣法一破,先拿下一件至寶再說。

    另外一人身穿黑袍,特立獨行,隱約散發出一股魔氣,顯然是玄天堂的魔修。噬天魔宗平日里倒也低調,對于他們的手段底牌也沒人清楚,此人修為個前三位相差無幾,同樣是太初起源之境究極境巔峰。

    最后一人同樣是一襲黑衣,給人一種陰冷孤傲之感。此人可不是什么魔道中人,而是來自冥域的人。冥域是冥王的地盤,血脈傳承來自黑噬冥狼,實力不在那七位龍神之下。

    江源這邊除了那位地龍將是太初起源之境究極境巔峰,憶靈和雪天曜只是太初起源之境初始境,就算手持太古神器也夠嗆能對付一個究極境的神王。更何況這群可不是普通的究極境神王,停留在太初起源之境都有幾十萬年以上,絕對不好對付。

    此時大殿中死一般的平靜,所有人都若有所思,江源想要拿下青龍之靈,就必須短時間內避免與這群究極境神王兵鋒相見。

    好在他們這群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外層的太古神器上,對于中心的青龍之靈并沒有在意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就在此時,另一扇門處傳來一聲巨響,兩道身影沖了進來。眾人定睛一看,是一位魔氣森然的小輩與一個耄耋老者。

    這小輩倒也眼熟,正是當初擊傷江源的玄天堂天才,魔沅。此刻,在魔沅手上持有一把漆黑色的雙刃短刀,兩側刀刃薄如蟬翼,卻散發出極強的魔氣。這絕對是一件太古神器,而且是一件不俗的魔兵。

    那老者是一位散修強者,太初起源之境究極境修為,在元靈龍域上也算是小有名氣之輩,一身道家打扮,自號云真道人。可由于是散修,沒有什么太強的武器,魔沅竟然憑借一把太古神器魔刀,與其平分秋色。

    那噬天魔宗的魔修見狀,頃刻間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威勢,對云真道人出手。

    云真道人好歹也是太初起源之境究極境的神王,即便落于下風也不會被一招斃命,兩位究極境的神王強者交戰在了一起,引起不小波瀾。

    魔沅環視四周,看到了那八根盤龍柱上,青龍口中所含之物,心中激動起來。

    他感受到了太古神器之威,如今此處有八件,他也知道知足常樂,八件不求全拿到,如今已經有了一件,再有兩件就已經是大豐收。

    “住手吧。”魔沅一聲令下,那太初起源之境究極境巔峰的魔修立刻撤回他身邊,大袖一甩,氣勢十足。

    反觀云真道人,與這魔修纏斗一番之后元氣大損,恐怕需要調息片刻才能恢復。

    但此處陰煞之氣如此濃重,想要療傷恢復也絕非易事。

    魔沅瞥見雪天曜,沖他點點頭,在這種場合也不適合走的太近,否則容易他們一旦結盟,這一隊就有六人。而其他五人則會自動結盟,到時候不好對付。

    雪天曜也知曉其中利害,沖魔沅點點頭,算是回禮。

    魔沅還瞥見了江源,沖他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,裝作不認識的樣子,緩步走向那九根盤龍柱,那位究極境神王魔修緊隨其后。

    其他人倒也不在意,畢竟盤龍柱外有神級靈陣,就算這魔教的小子有點本事,達到了神級靈界師的水準,破陣也需要一段時間,不怕他耍花樣。

    “各位,我有個提議,不知諸位有沒有興趣聽一下。”魔沅忽然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眾人饒有興致的望著魔沅,在場的除了江源他們幾個,都是一群成了精的老怪物。反正他們無法破陣,倒不如聽聽魔沅說什么。

    見眾人沒有反駁,魔沅笑著說道:“此處只有八件太古神器,而我們此處已經有十一人,顯然是狼多肉少。要知道這太古仙府中可是進來了百萬之眾,還會有更多的人進入此處。如此兇險之地,能夠進入到這里的又豈是泛泛之輩,到時候競爭會更加激烈。”

    “此言不假,那依你之見又該如何?”辰墨白說道。

    “依我之見,咱們不如聯手把這座大殿中的八扇門毀掉其中七扇,只留一扇,內設殺陣。無論是誰從這一扇門進來,毫無防備之下都會必死無疑,而這一扇門也是我們拿到寶物之后的脫身之處,各位覺得如何?”魔沅說道。

    這等兇殘之事,魔沅竟然像是在談笑風生一般,不愧是魔修,行事狠辣,毫無顧忌。此番太古仙府之行,他們玄天堂來的人最多,即便如此,魔沅也要消除一切不穩定因素。

    寧可錯殺一千,不能放過一個。

    雪天曜木有猶豫,直接走上前來說道:“我同意,若是論布陣,我們龍族所傳的龍源古陣中有萬千靈陣,在各位的協助下布置出一座能夠滅殺神王的靈陣不在話下。”

    龍族來的人除了在場的四人,其他的龍衛軍都已經身死,也沒什么好顧及的。其他人猶豫片刻,除了青靈道人之外,其他人都選擇了同意。

    畢竟到時候全力爭奪起來,如果再有人進入,背后偷襲之下,難以應付。至于青靈道人,江源猜測可能是怕誤殺自己門人,看得出來此人頗為善良。

    眾人一拍即合,以雪天曜為首,靈界師都幫忙布陣,而不是靈界師的,就負責毀去大門,斷其空間通道。

    而江源雖然有破界之力,但卻并不是靈界師,在場眾人當中,也只有他能夠輕而易舉的破開那神級靈陣,但他并不急著去做,神級靈陣一旦破開,場面必然大亂,這群可都是成了精的老怪物,自己想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拿走青龍之靈,恐怕要從長計議一番。

    “魔教小子,這通道也斷了,殺陣也布下了,這寶物之外的神級靈陣卻無法破開,你有什么辦法嗎?”辰墨白語氣傲慢,仗著自己實力,對魔沅也不是很客氣。

    魔沅倒也不怒,輕笑一聲,說道:“辰墨白前輩,虧你還是老前輩呢,怎么什么事都要問我這個小輩啊。如果一切都是我說了算,什么都讓我來做,最后寶物出現,是否又都是我的呢?”

    “你!”辰墨白在天靈宗張狂慣了,可這次卻找錯了對象,魔教的人又豈是這么好欺負的。

    剛要發怒,那究極境巔峰的神王魔修上前一步,魔沅似笑非笑的把玩著手里的魔刀,這兩人聯手,辰墨白就算戰勝,也是兩敗俱傷。

    這種鷸蚌相爭的事情,他也不會去做。

    魔沅又出言嘲諷兩句,辰墨白大袖一甩,冷哼一聲離去。魔沅也正是仗著如此,才好好氣氣辰墨白。

    另一旁,江源沉思良久,心中打定了主意,走上前來說道:“各位,我有辦法破開這神級靈陣。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眾人不約而同的向他望去,就連雪天曜都露出疑惑之色。他清楚江源有這個實力,但如今他們并不占優勢,就算破了陣,又能撈到幾分好處?

    辰墨白被魔沅氣了一頓,正無處發泄,此刻見江源走了上來,自然把江源當成了出氣的對象,冷嘲熱諷的說道:“就憑你這個太始起源之境圓滿境的神君,竟然如此大言不慚,小毛孩子別在這添亂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
极速赛车是骗局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