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88讀書網 > 都市言情 > 第一狂妃 > 第3516章 背水一戰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:
確定

第3516章 背水一戰
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    輕歌的聲線發生了可怕的變化,沐卿雪完全愣住,一時間只覺得熟悉,沒想起來是誰。

    等沐卿雪反應過來驚恐地看著輕歌:“你是……女……女帝……?”

    輕歌坐在一側,為自己倒了杯酒:“你好像很驚訝?”

    自然是要驚訝的!夜公子和女帝完全就是兩個人,誰都不會聯想到一起去吧。

    而且,三系同修……難道說,女帝的真實天賦是三系同修?

    沐卿雪驚訝無比,心口發疼,痛到臉上的五官都皺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小心點,別扯到了傷口。”

    輕歌道。

    沐卿雪苦笑。

    怪不得在無極之地的時候,夜公子會留意她。

    “靈虛匠師說沐如歌有女帝之才,這真是天大的笑話,沐如歌,怎比女帝?”

    沐卿雪苦澀地道。

    她才算明白女帝的厲害,都說女帝的靈階和精神領域天賦不錯,沒想到更加夸張的是暗黑一道,能叫降龍誅妖樓主惶恐。

    夜公子的風流陰郁,不見半點兒女人味,從未有人想過,那風流之下是女兒身。

    “赤龍果能幫你抵御命星劫,你怎可把赤龍果給皇甫齊呢?”

    沐卿雪不解地問。

    輕歌打著哈欠,bái nèn的手掌輕拍了唇:“一枚廢果換三十座城,這買賣可不虧。”

    沐卿雪瞳眸緊縮似是明白了輕歌的話,好半天過去,才問:“在無極之地的時候,你手握赤龍果是在拖延時間對不對?”

    “聰明。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那群蠢貨還在為一枚廢果爭得你死我亡,可笑,太可笑了。”

    沐卿雪笑到眼淚飛濺:“女帝,幫我一個忙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。”

    “靈虛匠師和沐如歌想要赤龍果,那赤龍果對于沐如歌來說非常重要,他們不惜一切也要拿到赤龍果。”

    沐卿雪道:“現在降龍國王還不知是一枚廢果,不如將計就計,讓沐如歌拿去,到時,誰也不知究竟是何人將赤龍果變作廢果的,花無淚也能安穩地拿下三十座城池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引起靈虛匠師和降龍的干戈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沐如歌摘掉了纏在傷口上的軟布,走了出去,“我要去見靈虛匠師。”

    “你現在身受重傷,傷口距離心臟不到一寸的距離,等傷口好了些再做打算,別拿自己的命開玩笑。”

    輕歌阻止道。

    “后日便是國王的生辰宴了,我必須現在去,女帝,幫我,請你夜探降龍王宮,明夜告知我赤龍果的具tǐ wèi置。”

    沐卿雪說。

    “不可。”

    輕歌搖頭:“靈虛匠師自有我來對付,你不必為此擾心,且留在先皇舊府好好療傷吧。”

    “女帝,我知你好心,可我這條命,早就破碎不堪了。

    生和死,都不痛快了。”

    沐卿雪執意如此,輕歌嘆息,只好任由她去。

    臨走之前,沐卿雪湊在輕歌的耳畔,低聲說:“我無意中看見過沐如歌的臉,和你一模一樣,隱隱聽他們說過有關命星劫的事,女帝務必保重。”

    沐卿雪走出先皇舊府直奔長街的一個客棧,自從發生了白天的事后,靈虛匠師和沐如歌也沒辦法厚臉皮地住在上官府,只好就近找了個還算不錯的客棧住著。

    靈虛匠師看見沐卿雪時,氣不打一處來:“你還有臉來見為師?”

    沐卿雪倒在地上,捂著左胸膛的傷:“師父,救,救我……”“滾出去,為師不想看見你這個孽障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赤龍果在何處。”

    沐卿雪的話音才落,走進屋子里面的靈虛匠師再次出現在沐卿雪面前。

    靈虛匠師把沐卿雪扶起來,在桌前坐下:“卿雪,你方才說的話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赤龍果不是在朧月殿嗎?”

    “是在朧月殿不錯,不過朧月殿戒備森嚴,重重守衛,機關多多,想要拿到赤龍果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沐卿雪道。

    “你今夜是去朧月殿了?”

    靈虛匠師問。

    沐卿雪點頭:“我夜探朧月殿,發現了其中的奧秘,卻被王宮的人追殺,險些慘死。

    師父,今日之事你不要怪卿雪,卿雪若不出此下策,沒辦法跟上官府脫離干系,到時你拿到了赤龍果,我希望你能把我也一起帶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放心,你和如歌都是為師的徒兒,拿到赤龍果后,為師會把你們一同帶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深夜,寂靜。

    先皇舊府里飛掠出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輕歌足踏磚瓦,用幽冥花的暗黑氣息裹著自己,不動聲色地沖進了王宮,去往朧月殿探了個究竟。

    赤龍果在朧月殿的暗格內,需要對應的機關和特制的鑰匙才能打開,輕歌一眼便能看穿。

    輕歌將機關的圖紙畫下,再回到先皇舊府煉制了一把相同的鑰匙,再由柳煙兒送往客棧交給沐卿雪。

    沐卿雪拿到東西后,在客棧躺下,將圖紙和鑰匙記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她將鑰匙收起來,重新用筆墨畫了一張相同的圖紙,再將輕歌所畫的圖紙燒毀。

    清晨時分,沐卿雪拿著風干了墨水的圖紙來到靈虛匠師的房前,有氣無力地抬手敲門。

    “卿雪,你……”“師父,我把圖紙畫好了,赤龍果藏在暗格里面,這張圖紙上畫著里面的機關,想要拿到赤龍果,還需要一把鑰匙,我把鑰匙搶走了的,可是遺落在地上,今夜我會原路返回去撿那把鑰匙。”

    沐卿雪道。

    靈虛匠師拿起圖紙看了看,滿意地點點頭,輕拍沐卿雪的肩:“你真是為師的好徒兒。”

    隨著靈虛匠師的手拍在沐卿雪的肩上,沐卿雪口吐鮮血,身體越來越差,可惜靈虛匠師的眼里只有機關圖紙。

    沐卿雪面色蒼白小聲地喘著氣,“師父,我回房歇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沐卿雪回到口中跌坐在地吐出一大口血,立即拿出輕歌贈與的丹藥塞進了嘴里。

    現在還不能死。

    她還活著,笑看那些人的死。

    沐卿雪背部靠著墻面,仰頭凄涼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師父啊,你一手創造的,卿雪會親手毀了。”

    沐卿雪扶著墻來到床榻,再服用了幾枚丹藥才躺著休憩。

    她得調養好身體,得養精蓄銳,再背水一戰!上官睿已經被廢,就差沐如歌這對師徒了。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
极速赛车是骗局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