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88讀書網 > 歷史穿越 > 唐朝小白領 > 第四百零零二節 整改縣城(2)
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:
確定

第四百零零二節 整改縣城(2)
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    老人將手里的那個大肚子的瓶子扔在地上,像是很生氣的樣子,不過呢,以刑天對于這樣的人的了解知道,他肯定是故意的,因為瓶子在地上翻轉了幾個圈之后,竟然沒有撒出來,而是瓶子在地上微微滾動了幾下之后,就露出了一點東西。

    刑天沒有想到這個老人的脾氣如此的大,就伸手從地上撿起了那個瓶子,然后慢慢地用手一抖,里面的東西就出來了,竟然是一些灰白色的東西,似乎還不怎么純的感覺。

    這個應該算是銀沙吧,可是這個銀沙是不是太碎了一點,就這個東西,白送給他都不會要,可是自己還沒看完的時候,就被老頭子給搶走了,似乎是擔心他將這個東西給拿走了一樣。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,你們好好地干活。”

    老頭子對著河流喊了一嗓子之后,就直接離開了,離開之前還瞪了刑天一眼,似乎這小子就是個瘟神一樣。

    刑天無語地看著他光著腳丫子,快步地離開了,就這樣子還像是防賊一樣地防著自己,你覺得有意思嗎?

    而且,一群當兵的不在軍營里訓練,卻還要在這里淘金,哦,不,掏銀,真的好悲涼的感覺。

    刑天站在那里看了一會,就發現這些人似乎毫無知覺的樣子,繼續低頭忙活著可能會有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你們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刑天一揮手,就讓之前跟著自己的人離開這里,同時說道,“去準備一些吃食,中午的時候要用。”

    等到這些人都離開了之后,那些軍卒們竟然都沒有抬頭看他,而是繼續低頭忙活著一些事。

    刑天坐在那里等一會,地面上的一些沙子都被陽光曬的很溫暖,可是就算是過去一個時辰了,這些人竟然依舊沒有起來的意思,甚至于都沒有人抬頭看一眼。

    刑天看了一下四周,野草滿地的生長,說也奇怪,有的時候有些地方就是如此的奇葩,不長作物,卻非常的喜歡長一些野草,而且野草的茂盛程度就像是不要營養成分一樣。

    刑天站起來,走到河邊,慢慢地伸手撫摸了一下這個水,雖然外面的陽光已經將水面上的溫度都提高了不少,金黃色的光芒將渾濁的河水襯托著更加的不一樣,可是呢,只要是你的手在水里一碰的話,就會變得非常的冷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忽然落在了不遠處的一個地方,那里似乎有個奇怪的橫墻一樣的東西,和這里的十八彎一樣的河流不一樣,他站起來,慢慢地走過去,差不多跨過了好幾條河流,已經沒有看到那些小河里的時候,卻發現這個河流竟然是通過了一個比較大的河流,河流的面積比他們這里的要大的很多,差不多是三倍的程度,而且水流速度也很快,雖然不如這些小河的流速,可是因為河面很寬,加上上面的臟兮兮的什么東西都有,還是挺嚇人的。

    刑天站在這個入河口,看著不遠處的一座山,這個山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,最大的特別就是這個山像是一個鏟子一樣,這樣的山如果不是人為的話,肯定會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落山成鏟,鏟心為金。

    這個金不是金子,而是這樣的金屬。

    刑天再看看那些人在淘金子的地方才知道,他們為什么會選擇那條河了,肯定是相信,他們去找過了那些地方了,結果什么東西都沒有找到,于是就繼續在河里找東西,這個世界上,沒有無緣無故的愛,也不會有無緣無故的恨,所以,應該有東西的。

    “咯吱……”

    刑天被一陣奇怪的聲音驚醒了,抬頭一看,卻是一節枯木上面站著差不多六七只猴子,這些猴子的日子還算是不錯,雖然看著挺狼狽的,身上毛發都是水漬,可是卻沒有多少的顯瘦,反而有點肉。

    這些猴子站在這節枯木上面膽子肯定不會是很大的,反而有點膽小地四處看看,大喊大叫的,不知道是希望有人救它們還是讓那些人滾蛋,萬一要是被人給抓住的話,它們一般都是死定的,在過去,猴子也是肉啊,是可以吃的。

    可惜,那些在小河里忙活的人根本就不會抬頭,因為不好抓。

    刑天看著它們似乎要從自己這里飄過去,也許會在下一個水口處被什么東西攔住了,然后它們就會順著樹枝爬上去,再次回到原來的地方,也有可能被淹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猴子似乎是被什么東西給嚇著了,突然大喊起來。

    其他的幾只猴子都死死地抓住那節枯木,同時不停地后退,可是這個木頭雖然看著挺長的,卻因為挺重的,所以有一大截都在水里,被它們這么一搗鼓,竟然翻轉了過來,讓其他的幾個猴子都差點掉在了水里,不過還好,運氣不錯。

    可是呢,水里的東西似乎有點不甘心一樣,在這些猴子剛剛松了一口氣的時候,那個東西再次從水里涌出來,撞擊了一下那個木頭,那個木頭再次翻轉,而這些猴子像是在走著一條路一樣,不停地慘叫,但是呢,卻似乎不如之前那么害怕了。

    但是呢,你想要坐著木筏之類的安穩地離開,那是做夢,一個動物如果個子很大的話,就會需要很多的食物,這個不管你是食肉的還是吃草的,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所以,那個在水底的東西再次出現,這次刑天看到了它的后背,竟然是黃色的,從它的身影來看,至少也得有三尺開外,但是呢,這個東西竟然有胡須,嘴巴寬大的很,再次撞擊到了木頭上,然后一只小猴子似乎沒有了力氣了,竟然從木頭滑下來了,掉在水里,然后那個東西竟然一口就將它的雙腿給壓住了,猴屁股就直接被吞咽下去了,那個小猴子伸出纖細的手掌想要抓住木頭,卻被那個東西給直接拉進了水里,好一會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其他的猴子第一反應不是救援,而是拼命地朝上爬,結果又有一只猴子被從木頭上踢下來了,結果它的運氣不錯,竟然抓住了另外一只猴子的尾巴,快速地爬上去,然后剛剛站穩,還沒來得及喊什么,水里忽然再次出現了一個剛剛的那個的恭喜,這次它直接就越出了水面,直接就將站在最高處的那只猴子給撞到了水里,然后那個東西才落入水中,然后不等這只猴子爬起來,再次提起了尾巴,對著它的腦袋直接一抽,直接就將猴子給抽暈了,落入水中,根本就爬不起來。

    不過呢,它也沒有沉底,而是漂浮在水面上,很快就被幾個奇怪的東西給吞噬了。

    其他的猴子還有四五只的樣子,似乎被嚇到了,互相之間抓住了彼此的胳膊,似乎擔心自己被丟掉了一樣。

    刑天左右看看,發現手邊有類似油麻藤一樣的藤條,這樣的藤條比較長,而且很堅韌,最好的地方就是上面有無數的倒刺,如果不小心被碰到的話,那么肯定會讓你很痛苦的。

    刑天用力地一拉,就從一堆的雜樹上面取下了這個東西,然后一看,竟然有差不多三丈長的東西,他將握住地方的都給清除掉了倒刺,而其他的地方卻依舊握在手里,這些蔓藤有個奇怪的地方就是從尾部到中間位置都是一樣粗的,只是尾部帶著一點點的類似倒刺一樣東西,上面沒有多少豎條,都是一些小葉子。

    刑天手里提著這個東西,慢慢地站在河邊,看著已經到了河中央的猴子們,嘴角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剩下的猴子在接下來的一段路上肯定是害怕不已,因為隨時都會喪命,而之前的那些東西是不會罷休的,因為這樣的魚類一旦出現的話,就不會是一條兩條的,而是一群的。

    果然,在枯木微微偏移到了他的左邊的時候,一條大魚再次出現,這次它的目標就是一只似乎在四處張望的一只猴子,而那只猴子的眼睛里都是恐懼。

    “嘩啦……”

    那條大魚像是等待著某個時刻,而就在那個猴子的身體微微抖動的瞬間,它從水底冒出來,直接就奔著這個猴子的腦袋飛過去,在陽光下,一身黃色的帶著黑色圓圈一樣的半點的超級大的鯰魚出現在空中,長長的須子左右都是三根,只是右邊的斷過一根,剩下的只有手指長短的那一根已經發黑了,全身上下有一個成年人的高度,尾部在出水的時候搖了搖,帶著厚重的感覺將水扔到水里,而它的腦袋一動,就張開了嘴,竟然一嘴都是牙齒,也不知道是怎么長的。

    不只是那只被盯上的猴子,就連其他的猴子也被這么一個龐然大物給嚇著了,這個東西至少也得有二三百斤不止,看著它曼妙的曲線就知道這個東西活了不少年。

    而就在這個時候,刑天手里的藤條終于動了,本來只是躺在地上的藤條就像是一條死蛇,可是在他的手腕一抖的瞬間,一條已經困覺的死蛇卻在這個時候變成了一條行動非常迅猛的蟒蛇,藤條的頭子就像是蛇的尾巴一樣,直接就從地上爬到了空中,然后飛舞直取對方。

    猴子的雙眼都要瞪開了,卻被不敢動,而那條魚已經快要咬住了它的腦袋,憑借這么大的嘴巴,這個猴子的腦袋也就是一口的事,可惜,它這輩子可能就沒有這樣的辦法了。

    藤條直接就纏住了它的身體,藤條上面的倒刺直接就刺入了這條魚身上,然后藤條的尾部就像是一個活動的小蛇一樣,直接就將這條魚的全身都給纏住了,然后這條大魚就像是不動了,在空中,而枯木慢慢地朝前離開了它的面前,而刑天的手猛然一拉,就將這條魚從空中拉到了自己的身邊,然后直接摔在了身邊的小水溝里。

    本來可能還沒有感覺到疼的大魚在落入水溝里的時候,猛然感覺到疼了,開始瘋狂地抖動,結果那些倒刺四處地纏繞和刺破它身體上的皮膚,很快,那條小河溝里就全部都是血水了。

    而刑天一抖手,將它拉了起來,那根藤條再次逃脫了之后,大魚卻只能卡在小水溝里,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血會越來越濃烈,順著那個小水溝開始順著之前那些人淘金的小水溝慢慢地流淌著,很快,那些人都抬起頭來了,畢竟到處都是血跡很嚇人。

    一兩百人是不少,可是這里的面積足夠大,小河七扭八拐的,就像是一條蛇一樣地不停地扭動。

    那些猴子在這一刻,也是真的被嚇醒了,就開始瘋狂的大叫,在枯木上不停地顫抖和到處亂動,而因為如此,剛剛留在河水里的大魚再次出現,這次是兩條。

    可惜,它們的身材不如之前的那個龐大,動作幅度雖然不小,可是運氣更加的不好,只是剛剛冒出頭來,就被一根藤條,帶動了兩條魚很輕松地被刑天給拉了上來,落入水溝里之后,只是多了一些血腥味道,而不是其他的東西。

    等到那些人都從水里出來,站在刑天身邊的時候,那條小河溝里已經有了七八條大魚了,這些魚光是肉就得有七八百斤的樣子,可是那節枯木已經飄遠了,幾只猴子也已經嚇壞了,卻已經不敢動了。

    水溝里的血已經慢慢地腥臭的很,但是呢,這些人的眼球里都已經露出了一個詞匯,“吃肉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人的血液還是動物的血液,甚至于魚的血液,如果一旦流出來而且不被直接處理的話,味道都不是很好,血腥味很重,雖然魚肉還有其他的肉類都很好吃,可是呢,如果你不會處理的話,血肉模糊這個詞匯你可是知道的,那種感覺會讓你沒有任何的食欲和味覺,覺得非常的惡心。

    “你們想吃肉嗎?”

    刑天將手里的藤條一甩,在空中翻過幾個詭異的弧線之后就落在了地上,然后那些人都后退幾步,手里的這些竹子編織成的簸箕是沒有辦法和那個藤條抗衡的。

    可是呢,刑天的話,讓他們一愣,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看來你們是不想吃了,哎,沒有想到現在的人的生活條件是真好啊,連肉都不愛吃了,看來我是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看著刑天打算自己動手的時候,領頭的一個腦袋殼子很大的人突然喊道,“我們想吃。”
←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→
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
极速赛车是骗局吗